【名取中心/名夏】所謂堅強

ここでは、【名取中心/名夏】所謂堅強 に関する情報を紹介しています。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篇是逃避報告地獄的產物(爆)

角色拿捏是否得宜是個疑問 起承轉合也很詭譎 文筆…皆無

然後基本上是名取中心plus很清水的名取X夏目

若是可以接受上述警告(?) 請至追記瀏覽

但若傷眼本人概不負責!(毆) 如有任何意見或吐槽請提出XDDD"
# # #



【名取中心/名夏】所謂堅強



  咖啡廳的隱密一角,少年與青年各自佔據餐桌的一邊啜飲著服務生送來的果汁與咖啡。
  
  少年一邊低頭撥弄著果汁裡的冰塊,一邊偷偷抬眼用眼角餘光望向面前那位總是散發著閃光、但今天似乎顯得稍微黯淡的青年,悄悄地嘆了口氣,雖然平時總是為對方的閃亮光芒感到礙眼,但是此刻擔心對方的心情卻是毋庸置疑的。想必他是為了前幾天的事而感到惱怒吧?
  
  打破這段沉默的是銀髮少年,「名取先生行事總是相當謹慎,游刃有餘,似乎是相當堅強的人呢!」總算鼓足勇氣開口的少年,根據長時間與青年相處的經驗,做出結論。
  
  名取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偏頭思考了下:「夏目,我看起來很堅強嗎?」
  
  捫心自問,真的是如此嗎?倘若真是這樣,前幾天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了…。
  
  「是的,至少我是如此認為的。而且,你也救了我好幾次呀!」這是肯定的口吻,夏目不容許對方否定。
  
  面對少年的誠懇的堅持,名取苦笑著:「你不覺得是我差點害你送命的嗎?」
  
  設若我當時沒有答應讓你來幫忙封印妖怪的話…。
  
  少年噤口,遲疑了片刻:「……可是你最後還是保護了我啊!再說當初提議要幫忙的人是我,而不是名取先生啊…」
  
  「夏目,你剛剛遲疑了,對不對?」似乎是調侃對方的語句,實為責備自己的話語。
  
  即便如此,當初我既然答應要讓你幫忙,我理所當然就有保護你的義務,然而我卻…而且當時,真的救了你的並不是我,而是……『他』啊。
  
※ ※ ※
  
  坦白說,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會想對任何人示弱,不!即使有那個意願,兒時的種種心酸經驗,讓他學會了以謊言武裝自己,下意識地與他人之間構築起一道隱形而無法觸及他內心的透明高牆。他在這面透明而頑固的高牆裡,對靠近這面牆欲嘗試碰觸自己的彼方他人綻放出笑容,吐露出部分真實、部分虛假的違心之論,為的是迎合以及敷衍他人的善意好感,雖然如此偽裝真實一面的自己相當虛偽。
  
  他並不是吝於展現自己的內心,而是對於與他人交心這點感到空虛,人與人之間,一旦對方不如己意,縱使表面上笑容以對,但背地裡卻計畫著如何讓對方失足踩空。抑或是,當對方是個與自己不同的異端份子,由於過於與常人相異,自己採取的舉動便可能是集合他人之力疏離對方,以言語或行動攻擊並且排擠對方,藉此贏獲某種優越感。
  
  ──聽說你看得見妖怪呢?名取。
  
  是啊!我看得到,而且是清清楚楚的,連我的身上都有一隻噁心的妖怪呢。
  
  ──其實是為了引人注目吧?
  
  引人注目?怎麼可能?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啊!
  
  ──這世上哪有什麼妖怪。
  
  明明就有,不然我看見的是什麼東西?難不成是幻覺嗎?
  
  ──真是惹人厭,你還是快滾出這個班上吧!
  
  惹人厭?要我滾……為什麼?我根本沒做錯什麼事啊!
  
  ──是啊是啊!你快滾啦!噁心死了!
  
  噁心…?!是說我嗎……媽媽,你告訴我?真的是這樣嗎?
  
  『人類啊,就是如此醜陋的動物。』
  
  他在孩提時代早已頓悟這個道理,因此自他懂事起,他人將母親的死歸罪於己時,他便漸漸地在內心築起牆壁,令他人摸不清自己,藉此防衛自己不受他人傷害。但採取此舉的同時,他也逐漸忽視起人類的善意、好感或讚許這種正面的感情,單純將對方的好言好語以及種種的溫柔視為人類生活裡必有的潤滑劑,他認為他們的這些行為舉止不過是為了避免自己與社會脫節遭社會(他人)遺棄罷了!因此,他選擇姑且逢迎這些人的種種舉動,但卻又不曾過度涉深,始終與他們保持著無形的距離感。
  
  ──名取同學真是熱心呢!身為班代雖然辛苦,但是總是把事情處理的有條有理。
  
  呵呵!你抬舉我了,我不過是做了分內的工作啊。再說,我會接下這份工作也單純是因為這很有趣罷了!
  
  ──名取同學,那個……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
  
  交往嗎?可以呀,如果妳願意的話。不過,倘若妳知道我看得見未知的世界,妳還會提出這種要求嗎?
  
  之後,大學就讀期間,他被星探挖掘,因而選擇了與人類有極多密切接觸的職業.演員,在螢光幕前與工作人員面前的他,雖然總是以光鮮亮麗的形象贏得眾人的好感,但他依然故我堅持他的待人處世之道,總是面帶微笑未曾顯露出真心坦率地去面對他的影迷與工作伙伴,畢竟,這僅是一份工作而已,何必要向他們坦白一切呢?不需要,他也不想要。
  
  ──名取先生在工作時間以外,會做些什麼事呢?
  
  雖然我說是兜風,但事實上當然是在尋找可以除去身上這隻妖怪的方法啊!
  
  同時,由於自己的特殊體質,以及為求抹滅徘徊游動於體內那個令人作噁的蜥蜴型胎記,他繼承了早已遭家族捨棄的身份.除妖師,並且逐漸活躍於這個充滿險惡隨時可能斷送生命的世界裡。他在此,遇到的某些人更是較現實生活中的人心狠手辣而無情,但唯一一點他能夠認同的即是,他們具有同樣的特殊能力,並不會因此而將自己視為異端份子。
  
  之後的某日,他為了出外景以及一份除妖工作來到一個位於偏遠山區裡的小鎮。綿綿的白雲襯托出天空的湛藍,位於離小鎮稍遠的周邊地帶看似雜草叢生,但當清淨透徹的小河連同草叢映入眼簾時,卻也不失為一幅美景,似乎能夠體會劇組選擇這裡作為外景拍攝的理由。更遠方環繞著翠的山林,一個大大的深呼吸,獲得的是清新毫無污染的氧氣,那不僅能夠提振精神也可揮灑掉都市的烏煙瘴氣。山林間棲息著許多鳥獸,當然,身為除妖師的他,也確切地在此處感受到妖怪的氣息,但還不是從事除妖工作的時候。
  
  ──對不起,我在這裡睡覺絆倒你了。
  
  懷中的少年散發出的氣息…是強大的妖力,是能夠幻化為人類的妖怪嗎?回頭望去,少年早已逐步遠去,晚上用紙人測試看看吧?
  
  ──我和你是同伴唷。
  
  撫上瞪大雙眸呈現出驚訝神情的少年他那細嫩透白的臉頰,他…是人類,是與自己擁有相同能力的少年。不過,身在除妖界裡,認識看得見妖怪的人早已是見怪不怪的事了,為何現在會欣喜若狂般地,對純潔如同白紙一般的少年產生興趣呢?甚至對他說了「我們是同伴」這種話。
  
  ──請住手!!他已經受傷了!!
  
  那名看到我身上的蜥蜴胎記不但不作噁,反而揚起一抹微笑的少年,背影伴隨著失望漸行漸遠,我刺傷到他的心了嗎?同伴?似乎是我的自作多情吧?他果然與我不同,即使看得見同樣的東西,但是想法卻是南轅北轍,只是…站在妖怪的立場體會關懷他們,這種感情似乎…。
  
  ──如果有誰能在媽媽去世前,先來把我消滅就好了。
  ──你是個溫柔的孩子,是個溫柔又普通的孩子。
  
  是這樣嗎?他竭盡全力試圖阻止我、不惜以己身為盾也想要保護的,是年幼的我曾經為她的手臂纏上繃帶的妖怪嗎…?
  
  ──看著你不禁會想起過去的自己,我只是想與你談談話罷了。
  
  似曾相似的話語重疊於腦海中,莫名其妙地對一名素未謀面的少年產生興趣,先前無解的疑問似乎找到一線光明,原來所謂的同伴,是指我在他身上看到過去的自己嗎?不過那是過去……不斷受傷的自己終於對他人築起透明的高牆,佯裝若無其事,換上虛偽的笑容,在不知不覺之中,自己喪失了那種顯而易見的溫柔。
  
※ ※ ※
  
  眼見少年露出些許苦惱的神情,「你用不著露出那種為難的表情呀!實際上我真的一點都不堅強。」名取索性如此坦白。
  
  回憶起當時那驚心動魄的一幕,一股難以言喻的自責更是毫無預警地竄上心頭,由於一時的失誤,他差點就會一輩子失去夏目這個惹人憐愛的少年。
  
  暮然間,夏目似乎感受到內心揪了一下,試探性地問道:「你這是在向我示弱嗎…?」
  
  「嗯,或許是吧?」映入淺色的眼眸裡的是名取那苦笑落寞的神情。
  
  名取先生你不適合這種表情……
  
  猶豫躊躇了一下,夏目像是下定決心似地,淺眸對上名取的紅眸,正色道:「……不過,我認為堅強與否並不在於力量的有無,而是在於…」
  
  「在於?」方才的落寞神情已然消卻,名取將思緒集中於少年那未竟的話語。
  
  名取疑問的眼神彷彿是催促著自己告訴他答案,夏目猶豫了猶豫,遲疑了又遲疑,雖然很難為情,卻依然微妙地將視線從名取的眼眸別開:「……願意為人挺身而出的溫柔與勇氣吧?」語畢,羞赧的緋紅可愛地染上他的臉頰。
  
  少年那番鼓勵的話語彷彿是醍醐灌頂一般,讓名取心中的陰霾悄悄地被吹散,染上和煦的色彩,他的眼眸隨之瞇成一線,嘴角漾上一抹一如以往的溫柔笑容,說道:「呵呵,謝謝你。夏目真的很溫柔呢!」
  
  接收到名取的道謝言辭後,夏目那由於不好意思而游移不定的眸子轉向名取,怯怯的問:「那麼……你願意打起精神來嗎?」
  
  此話一出,夏目心底有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沒錯!這是名取先生要散發新型妖氣的前兆吧?不期然地,名取站起身傾身靠近桌緣並且伸出右手執起夏目那放在桌上的左手:
  
  「那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囉!我的公主。」
  
  話聲一落,他在夏目白皙的手背上輕輕地印上有如蜻蜓點水般的一吻,抬起頭,對著已然呈現腦袋當機狀態、怔怔地傻眼毫無反應的少年送上一抹耀眼閃亮的笑容。
  
  數秒後,總算取回意識的少年礙於現處公共場所,某人又是知名演員的關係,敢怒不敢言的夏目只好滿臉通紅地選擇低聲怒罵名取那太過分的言行舉止,而遭控訴的某人卻依然若無其事地笑得人畜無害。
  
  ──堅強與否我不清楚,但我當然會振作起來,為的是保護重要的你不受傷害。
  
  《完》
  
  
  
  
# # #
  
  <後記>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啥了……orz
  直接把第一段&最後一段拿掉可能還比較好也說不定?!(汗)
  起承轉合掌握的太糟糕 然後角色性格也微妙地走型?(希望是我的錯覺…)
  
  其實我的重點是中間那一大段名取的自虐(?)過去XDDD
  昨天早上很早就醒了 醒來想到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KEY這篇(就是中間那段)
  靈感這種東西…果然是來得很奇妙的……
  
  至於前後那兩段 其實是突發奇想加的
  很想寫寫平常總是神態自若充滿自信的名取先生對夏目示弱的樣子
  然後順便讓名夏放一下亮死人不償命的閃光彈 就是這樣w
  
  嗯!之後可能會再來偷偷修改文章跟後記(毆)
  那就先這樣~

  2009/6/15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noizumi.blog77.fc2.com/tb.php/377-a2ca8c2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