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中心】奇蹟般的相遇(上)

ここでは、【夏目中心】奇蹟般的相遇(上) に関する情報を紹介しています。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此文為夏目生日賀文(上篇) 夏目中心
但由於本性(?)的關係 文中可能不著痕跡地出現名夏的描寫 但我是清水主義者啦~XD
另 如有任何感想或吐槽請不客氣的說出來!XD

原題:ななつのお題『出会えた奇跡』(ichi-rin様提供。)



この文章は夏目君の誕生日祝い文の上篇で、夏目中心です。
しかし、素性のため、さり気なく名夏の描写があると思います。まあ、ほのぼのの感じですけど。
それと、もし何か感想や突込みがあるのなら、構わず教えてくださいねw

元タイトル:ななつのお題『出会えた奇跡』(ichi-rin様提供。)
# # #



  初夏鄉間的早晨是涼爽的,夏目走在前往學校的路途如此想著。但回想起今天出門時塔子那較平時顯得奇異的態度,他不禁納悶了起來。
  
  出門前,夏目拿起塔子製作的便當,向她道謝後轉身打開玄關的拉門正要邁出腳步,『貴志,你明天可以帶朋友來我們家玩喔?』塔子的一句話促使他的步伐尚未踏出家門一步就收了回來。
  
  『咦?塔子阿姨…妳的意思是?』夏目面露疑惑之色,偏頭問道。
  
  『其實是……不,總之記得請朋友來就是了。』眼眸的視線不安定的到處飄著,微微臉紅一副無措的模樣一點都不像平常的塔子,但既然是一向對自己照顧有佳的塔子所提出的要求,夏目也沒有打算拒絕的意思。
  
  他瞇起眼,揚起笑容:『我知道了。』塔子隨之報以微笑並且叮囑自己路上小心,將自己送出家門。
  
  當天,夏目向幾位與自己熟稔的朋友提出邀請後,每個人都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而且個個都笑得相當愉,彷彿只有自己才是被矇在谷底的那一個人,一旦意識起這點,「困惑」這兩個字總是會不客氣地佔據起自己的思緒,但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他最終只能選擇放棄思考。
  
  回到藤原家後,夏目想起皮夾裡曾經有某個「朋友」遞給自己的一張名片,他拿出名片端詳著,工整的字體印著那個人的名字,站在電話前的他陷入沉思……該打電話給他嗎?
  
※ ※ ※
  
  享用完塔子精心製作的料理後,依然尚未飽足的貓咪老師今晚又出門去跟酒友喝酒了,『夏目,今天是你特別的日子,也一起去吧!』貓咪老師如此邀約著,坦白說自己經歷了這下午一連串的驚訝後,他已經有些疲累了,而且酒友嗎…未成年是禁酒的,思考至此他拒絕了貓咪老師後,牠爬上窗台,憤憤地說道:
  
  「哼!不來就算了!想也知道你是為了…」
  
  拋下此言後,夏目目送貓咪老師跳下窗台時,不禁納悶了下,『為了…』?什麼意思呀?真是莫名其妙的老師。
  
  之後,諾大的房間只剩夏目一人躺在柔軟的鋪被上,回憶起今天的種種,嘴角不自禁的上揚了幾度,這或許是這輩子以來,印象最深刻也最歡樂的生日也說不定。
  
  回往過去,父母早逝的他輾轉流蕩於各個親戚家,年幼無知的自己不懂得一般的人類是無法認同未知的事物的,因此當自己無心地將自己看見妖怪的事實坦言而出的那一刹那間,周遭的人總是先面露驚訝或是恐懼之色,之後則是不以為然地以諷刺傷人的口吻對自己說著:『你這個騙子!』、『真噁心!』每句話都如同又細又長的針一般深深地無情地刺進他的脆弱的心,然後淌血…。
  
  受盡打擊內心傷痕累累的自己於是逐漸學會在他人面前噤口,只要不把自己看見的事物說出口,至少能夠將他人的言語傷害降至最低。據說有句話叫作「謠言止於智者」,但是對夏目來說,所謂的「智者」卻從未出現過,為自己找到一線生機,因此,縱使他再如何努力試圖掩飾看得見妖怪的事實,自己的防衛最後總是會被謠言給摧毀,使他不得不再度漂流到另一個「家」去。
  
  ──呵呵,貴志總是太拘謹所以我很高興喔,你就好好地去玩吧!
  
  ──這是你的家,用不著賠償啊。
  
  來到這個藤原家,夫婦兩人誠心地將自己視為己出,總是和善地看待著自己,溫柔地照顧著自己,無微不至的關心與溫馨,常常讓自己感動到淚水就要忍不住奪眶而出。而今天也是,輾轉流浪於親戚間的自己,由於被視為怪胎從未慶祝過所謂的「生日」,隨著時間的流逝,自己也早已忘卻那回事了。然而,夫婦倆不但記得,而且還為自己辦了平生第一次的生日派對。
  
  『生日快樂,貴志!』
  
  甫踏進餐廳,身前的夫婦與身後的朋友們,便一塊兒齊聲歡道,當自己正在懷疑聽到那句不可能套用在自己身上的祝福話語是否只是自己的幻聽,因而處在慌亂了陣腳不知所措之際,那精心準備的餐點以及簡易的佈置卻迎面映入自己的眼眸裡,此時,他終於顧不得田沼、多軌、西村、北本等朋友就在現場,一陣熱淚盈眶,數秒間淚腺分泌出的淚水就晶瑩剔透撲簌簌地潰堤。
  
  『謝謝你們……塔子阿姨,滋叔叔,還有各位。』
  
  俯首嗚咽著道謝的同時,隻手用手背擦拭起喜極而泣的淚水。夫婦倆亦不得,走近自己的身旁,塔子憐愛地擁抱並且輕拍著自己的背,之後那雙由於長年家事而顯得有些粗糙的手心貼上自己的臉龐抬起自己的臉時,一股暖意卻透過那理應沁著冰涼的手傳到自己的臉頰、體內,甚至溫暖了自己的內心。
  
  『貴志用不著道謝喔!』塔子輕聲道,臉上掛著漂亮的微笑。
  
  滋用手輕撫著自己的髮絲,『對啊,因為你是我們的孩子呀!』,鬆下平時看似威嚴的眉宇面露慈祥貌,與塔子相視而笑。
  
  夫婦倆那席溫柔的話語,宛如清風吹拂一般,柔和地環繞在自己的身邊,擁有所謂的「家」是難以形容的幸福,有一瞬間,他甚至認為,或許過去那世間的冷漠是為了讓自己品嚐到現在這美好的一刻而存在的也說不定。
  
  『夏目,你哭得很慘呢!』西村用著他那一如以往精神洋溢的語調調侃起淚流滿面的自己。
  
  『就是說啊,這畫面還真難得呀。』附和起西村的北本微笑著。
  
  『看你這麼感動,我也想哭了呢,夏目同學。』多軌的淚水濕了她的眼眶,但有趣的是,含淚的她胸前卻抱著並且磨蹭著她的容貌呈現極為對比、掛著一副無奈神情的貓咪老師。
  
  『擁有對你如此親切的家人真是太好了,夏目。』深知自己有難言之隱的田沼揚起笑容為自己感到高興。
  
  環視著周遭那幾個總是為自己著想的朋友們、貓咪老師,以及撫養自己的夫婦倆,破涕為笑,自己剛剛那番難看的哭泣模樣全都盡收他們的眼底了,心中暗自嘆道自己的失態,羞怯的紅漾上自己的雙頰,低頭輕語:
  
  『不好意思,讓大家見笑了。』
  
  由於俯首無法得知大家的表情,但相信他們一定是面帶微笑看著自己,因為他們都是如此和善的人們啊!對自己而言,這幾乎可以堪稱為奇蹟般的相遇,能夠在人生中與他們相遇的自己是多麼幸福的人啊?如果他們允許的話,他希望一輩子都能陪伴在他們身邊,與他們分享歡笑、一同悲哀。
  
  正當自己陷入回憶時,一道白影快速地自打開的窗戶飛進自己的視線範圍內打轉著,好奇地坐起身來,攤開手,白影瞬時平穩地降落在手心,「紙人?」仔細一瞧,上面還以毛筆寫著:
  
  『七辻公園。』
  
  難道是他嗎?不…會用這種奇異方式與自己打招呼的除了他也沒有其他人了。抬手望了手錶,八點四十幾分嗎?這時間說晚也不晚,說早也不早,塔子阿姨會允許自己出門嗎?只不過不前往赴約的話,未免顯得自己太無情了吧?
  
  左思右想後,夏目做出了決定。
  
  
  
  《上篇完》
  
  
  
  
  
# # #


  
  <後記>
  
  上篇的夏目中心篇結束!接下來是下篇的名夏篇!(握拳)
  坦白說我本來要把夏目的家人以及學校的朋友這段都略過的說~(被巴)
  不過KEY文的時候,發覺那段過去的描寫與現在的夏目有極大的關係,
  所以還是乖乖寫了夏目中心篇了XDDD
  
  關於學校朋友為何會得知夏目生日這件事,
  我的設想是因為八卦中心西村(笑)早在與夏目成為朋友時就打聽到了這樣XD
  還有我真的是腦汁枯竭,總是找不到適合的描寫方式,中文果然爛得可以了囧rz
  我可能得去K一些中文小說來複習我的中文…(汗)
  
  然後某人…其實這篇也是有微妙地登場啦!只是臉沒出現過罷了(噗)
  下篇就會有大量的閃光砂糖了吧…應該啦……?!
  而且最近很忙碌,所以我相當擔心是不是會來不及在7/1之前生出來啊> <
  
                               09/06/27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noizumi.blog77.fc2.com/tb.php/382-8d8f9db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