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名夏】奇蹟般的相遇(下)

ここでは、【名夏】奇蹟般的相遇(下) に関する情報を紹介しています。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此文為夏目生日賀文「奇蹟般的相遇」的下篇
CP是名取X夏目 當然與同標題的「奇蹟般的相遇」有關聯
可以的話建議看完前篇、中篇後再看本文(中篇)會較為完整(←廢話)
如有任何意見以及感想請盡量告訴我或吐槽也可以XDDD

終於完稿了!好像花了不少時間呢…
究竟花了多久呢?最起碼也有兩個禮拜吧?
看來我寫文的速度真的很慢呢~真是拿這樣的自己沒輒(苦笑)
可是這也是不得已的…時間不夠充裕的話寫不出好東西嘛~
嘛~是說應該是就算有時間,寫出來的東西也品質也不怎麼樣…(遠目)
…雖然如此,但是真的很高興有寫這篇文章,這是我的真心話喔w
如果說我下次又有什麼梗可以寫的話,再請大家來閱讀吧(笑)

那麼,最後感謝閱讀完這篇文章的各位!

原題:ななつのお題『出会えた奇跡』(ichi-rin様提供。)



この文章は夏目君の誕生日祝い文の『出会えた奇跡』の下篇で、CPは名取X夏目です。
夏目中心の前篇、名夏編の中篇とは繋がりがありますので、
宜しければ、それらをご覧になった後、本文の下篇を読むことをお勧めいたしますw
また、何かご意見や突込みがある場合、構わず教えてくださいませw

いよいよ完成しました。結構長かったな…
どれぐらい掛かったのだろうか?せめて二週間もあると思いますが。
本当に仕事の遅い自分が少々嫌だな~と(苦笑)
でも仕方がありません…時間がないとちゃんとしたものできないもんね~
まあ、つか、時間があってもなかなかうまく書けていないんですけど…(遠い目)
…とはいえ、書けてよかったということは嘘偽りのない気持ちだよw
また何かネタがあって書くことがありましたら、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ね。(笑)

では、最後まで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っ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元タイトル:ななつのお題『出会えた奇跡』(ichi-rin様提供。)
  
  
  
# # #
  
  
  
  約莫經過了十幾分鐘,兩人抵達了隱藏在山林間的池塘,池塘的水面倒映著上弦月,徐來的夜風挑撥著水面,一道道細小的漣漪擴散至池塘邊緣後,由於阻力的關係潰散而開回歸為一般的池水。
  
  「到了!」名取鬆開遲遲沒有放開,一直緊握著夏目的手。
  
  搜索腦海中的記憶碎片,以及周遭那熟悉的景象,最終拼湊完成的拼圖令夏目不由得恍然大悟:「啊!這裡…果然是……」
  
  「你來過?」
  
  「是的。」
  
  「看螢火蟲嗎?」隨意地找了地方盤腿坐下,名取抬頭凝視著夏目,推測性地問著。
  
  於是,被盯著渾身不自在的夏目憶起當時的事,顧及起眼前這人的感受,他不禁選擇模糊曖昧的方式回答名取的問題:「呃…是啊。」
  
  視線觸及的少年支支吾吾地答腔後,名取頓時沉默了數秒鐘,接著噗聲笑了出來:「……唉呀,真是的,這樣我想送給你的『Surprise』不就沒了?」哭笑不得的他隻手扶著額頭,「沒想到我名取周一也會有攻略失敗的時候啊…」感嘆般地喃喃自語。
  
  自己的無心之語不小心摧毀了似乎是對方精心策劃的『Surprise』,夏目本該為他的誠意而感動,並且打算試圖安慰名取,但當他聽見『攻略』一詞時,所謂的感動瞬時消失無蹤,不以為然的眼神飄向名取:「攻略失敗……?」接著白了他一眼。
  
  但名取對此卻絲毫不計較,「哈哈哈,開個玩笑而已,別當真啦。」同時揚手示意要睨著自己的夏目坐到身旁來,夏目居高臨下俯視著那名笑容大放送中的青年,暗自安慰著自己,此人的玩世不恭以及戲謔態度早已心知肚明,何必與他一般見識?思及此,心軟的少年於是乖乖地手臂環抱起雙膝坐到與青年距離約莫一公尺的地方。
  
  「…坦白說,根本就不用為了區區一個生日特地來找我。」少年的清嗓音飄盪於靜謐的空氣中。
  
  面對夏目的舊事重提,無可奈何的心思佔據了名取的思緒。這個少年總是如此,社會上的一般人多半是自我中心對他人的煩惱視而不見,但他卻寧可自己受傷也要為他人著想與付出。
  
  ──你如果總是抱持著這種心態,受傷的將會是你。
  
  ──我寧可自己承受痛苦,也不願見到他們受傷。
  
  這種心態早已令少年著實吃了不少虧,但他依然秉持著初衷毫無改變作法的意圖。少年的爛好人性格,同時也是他的溫柔,名取理解這其中有相當大的矛盾,但其反差所帶來的魅力催發了某種化學效應,使他願意選擇在背地裡默默地守護如此令他憂心與惹人憐惜的少年,為了他,名取即使扮演臉也無所謂。
  
  而現在,出於表達自己對他的誠意,名取抽空前來反而讓自責感湧上少年的心,『總是為人著想的傻孩子…』他不由自主地在內心如此暗嘆道,接著將目光移至身旁的少年,唇畔牽起一抹苦笑:
  
  「你在胡說什麼?正因為是你是我重要的人,所以這一天才更別有意義啊!」
  
  話聲未了,數秒前正色闡述著對方之於自己如何重要的名取語氣一改,別具深意地續道:「更何況…」
  
  「?」疑惑的少年不禁轉頭凝視著名取,並且豎耳傾聽。
  
  「想到對方將在不久的將來成為我的戀人,那當然更是勢在必行囉?」
  
  曖昧不明的言語一出,由於期待起少年的反應,反而使名取笑得更加愉,那是即使在昏暗中依然莫名耀眼的笑容。
  
  面對對方百般調侃戲弄自己的態度,夏目感到一陣頭痛,別開對方那洋溢著過度歡樂與閃亮的目光,冷淡地丟回一句:「你說誰要成為誰的戀人啊…」
  
  名取驅身靠近夏目,兩人間的距離縮短到幾乎毫無空隙,凝視著少年漂亮的側臉,「怪了?你沒那個打算嗎?我們之前不是一起去吃飯、看電影、旅行嗎?」滿是無辜的口吻,理所當然地舉例。
  
  「普通朋友也會一起去。」夏目撇開頭無視他,冷冷地吐槽。
  
  拉開與夏目之間的距離,擊掌,「啊~這麼說起來,你之前曾經吻過我呢!」名取戲謔地說。
  
  「那、那只不過是一場意外!請不要擅自解讀!」少年的肩膀僵了一下,紅了雙頰,些許氣結地辯解著。
  
  瞇起眼愉地看著少年那可愛羞怯的表情與舉動,名取覺得有趣,夏目會下意識依起自己對他的寵膩,亦會對平時閃耀的自己感到不以為然甚至懊惱煩人,除了那種種的神情,更能看見這孩子的羞赧模樣,那就是所謂信與喜歡所衍生而出的一種表徵吧?思及此他愈發開心。
  
  拍拍少年的頭,平息他的怒氣:「好了好了,我不鬧你了!看,螢火蟲…」
  
  名取指著水邊那群微微發亮的光體,光體離開池畔,一盞盞的小燈籠如同飛舞似地,不時隨意地打轉著。夏目站起身走近池畔,微微伸手,點點光源的小蟲子的其一降落在他的掌心,然後再度起飛,與同伴們一同嬉戲著。
  
  「好美……」少年不經意地嘆道,面容透露出滿足。
  
  「果然有帶你來的價值呢!」不知何時起身駐足於夏目身旁的名取,看著夏目滿足開懷的神情,面露欣慰之情溫柔地說道。
  
  「我剛剛說過…之前來這裡看過螢火蟲。」欣賞著眼前的美景,夏目幽幽地說著。
  
  「嗯,是啊。」明知少年眼光不在自己,名取卻微諾答腔。
  
  夏目垂下眼簾,「其實那是……」描述起自己曾經在此看到的故事。
  
  螢與她過去的戀人.章史的點點滴滴,人與妖的相遇、相戀,章史失去看見妖怪的能力後,依然不死心地前來此處尋找他愛的那個女孩,卻不知女孩就在他的眼前,依偎在感到無力的自己身邊,雙方為此而痛苦,最終他終於尋獲能夠攜手度過人生的伴侶,因此前來此處與她道別,即使她的身影已然無法映入自己的眼眸裡,但與她的相遇與回憶,卻不會因此而消失。而她因為愛他,最終選擇犧牲自己來為他獻上祝福……。
  
  聽完夏目敘述的故事,「人類與妖怪相戀嗎…」名取吶吶地淡道,心情有著些許的複雜。
  
  將目光放到名取身上,不經意地瞥見那蜥蜴型的妖怪正悄悄地從名取的俊逸臉龐移動至他的頸項,潛進那在襯衫遮掩之下的鎖骨,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啊!不好意思,我明明知道名取先生不喜歡妖怪的…」夏目急忙彎身道歉,早已明白名取對妖怪並沒有過多好感的他,內心不由得咒罵起自己方才那少根筋的發言。
  
  名取將雙手搭上少年的纖細的肩,將彎身的他扶起、離手,並且凝視著依然低頭不願正視自己的他,「用不著在意,畢竟每個人的想法本來就不同呀。」重複著第一次遇見夏目後,即將離開他所居住的小鎮前所說的話。
  
  「再說…你會毫不顧忌地對我說這些,意味著是你願意對我敞開心胸,也就是說我是被你信任依的,我很高興。」
  
  唇畔漾上柔和的笑,名取回想起方才剛抵達此處時,夏目選擇避而就輕地帶過自己在此親自見識體會到的溫情故事,那是唯有較一般孩子成熟的他才懂得為自己著想而採取的舉動。
  
  ──如果是我們,說不定不需要以謊言掩飾自己,就能交往下去。
  
  少年此刻下意識將其所見所聞分享給自己傾聽,毫無『謊言』的包裝與掩飾。或許現在的少年依然無法將己身的一切對自己坦承,但是他卻一步步地對自己敞開心房,依自己,信自己,不爭的事實訴說的是兩人之間那道透明的隔閡已逐漸為彼此的異樣情感所溶解、所淡化,未來的某天將隨之消失無影。
  
  但見少年仍舊自責著自己的言行,名取苦笑了下,嘗試著以其他話題化解他的懊惱。「夏目,聽我說好嗎?」名取輕喚了少年的名,內疚的少年眉頭深鎖著,怯生生地仰首望向自己的眸子裡閃過著一絲疑惑。
  
  「我很感謝你能誕生在這世上,讓我與你相遇。」名取的目光鎖著少年的,正色道出自己的心情。
  
  少了輕浮的笑,眼神多了好幾分柔情似水的名取,令少年不由自主怔怔地瞪大了淺眸,『砰通!』,一股異樣的悸動伴隨著怦然心跳霎時躍上他的心頭,臉蛋無法控制般似的自顧地熱了起來,漾滿了紅暈,少年緊張地俯首,瀏海掩飾了他那發燙的臉蛋,低語:
  
  「請不要隨口說出這種會令人不好意思的話好嗎……」
  
  感謝自己誕生在世上嗎…原來除了藤原夫婦,這人也會這麼想嗎……?
  
  夏目在內心嘀咕著,此人雖然平常也是會油嘴滑舌地對自己說著莫名其妙的甜言蜜語,但由於他認為對方多半是抱持著戲弄自己尋開心的心態,所以要選擇漠視對方倒是頗為容易。然而,此刻的他與往常不同的是那異常認真的語氣與神情,因此反而讓自己陷入不知所措的窘境。
  
  名取彎身,伸出雙手捧起夏目的雙頰使他平視著自己,續道:
  
  「我是認真的,可以遇見你真的很幸福。因為遇見你,讓我有了不再是孤獨一人的感覺…」
  
  過去的自己,乍看之下結識了不少朋友,但實際上,那僅是藉由虛情假意去逢迎他人,無法信他們不能對他們坦承,一再將自己逼向寂寞的死胡同裡的處世之道。
  
  然而,他與少年卻在諾大的世界相遇了,其難能可貴如同奇蹟一般。遇見這名與自己擁有相似境遇的少年後,他那如同花草香般的溫柔卻逐漸地軟化了自己那看似無情但卻總是在逞強的內心,他意識到少年對自己而言,是如同避風港的存在,因此至少能夠在他面前,不!是想要在他面前,暫時脫下佯裝自己的面具,放鬆地向他撒嬌,即使這是自己的任性。
  
  少年紅著臉懊惱著該如何應答:「……那個我…」
  
  名取理解他的苦衷,索性放開捧著他的手,話家常般地轉移話題:「話說回來,你今天是跟家人和朋友一起慶生吧?好玩嗎?」
  
  「…是的,第一次有人為我辦生日派對,真的很開心。」夏目回憶起傍晚時藤原夫婦以及朋友們為自己舉辦的派對,又是一陣感動。
  
  名取見著少年那副幸福洋溢的神情,「那就好,雖然無法在你的生日當天獨占你,讓我覺得有點寂寞!」彷彿像是小孩子鬧彆扭般,開玩笑似地抱怨著。
  
  名取那變幻不定的態度與說話口吻不禁令夏目感到一陣頭痛,「……你在說什麼啊?」所以我現在才會在這裡陪你啊……呃,怪了!難道我希望名取先生獨占自己?不對吧…?
  
  「只是呢,獨占你一整天我或許辦不到也說不定…」名取的口吻中帶著自嘲。
  
  「咦?」夏目不解。
  
  「萬一你因為失去與他們共處的時光而感到遺憾,我也會於心不忍的。」
  
  名取的笑容裡攙雜著一絲苦澀,令夏目感受到些許的錐心,他似乎能夠隱約體會到此人總是會為了避免自己受傷、抑或是不讓自己感到不愉快,採用笨拙的方式守護自己的理由。但夏目也瞭解,當他選擇這種方式的同時,名取自身也將因此受到某種稱作寂寞的感情所帶來的傷害,思及此少年眼眸裡流露出了一抹哀傷。
  
  夏目那黯淡的神情映入了眼簾,意識到善良的少年似乎是在自己感到不捨,名取不禁又苦笑了下,輕拍了他的頭髮,手順著他的髮絲滑落到少年的臉頰,「傻孩子,別露出那種黯淡的表情,笑一個!你今天可是壽星呢!」名取獻上微笑,夏目呆了一下唇畔隨之揚起一抹笑意。
  
  凝視著少年那可愛臉蛋上的笑靨一會兒後,名取闔上眼眸將自己的額頂著少年的,輕聲道:「謝謝你…」
  
  夏目不明白話中之意,試圖開口追問名取那句道謝之辭究竟有何涵義之際,額頭與臉頰上的暖意隨著對方的離開而消失,但下一刻卻被環抱進對方那溫暖的胸前,「呃?名取先生?」少年的驚訝之色溢於言表,嘗試掙脫卻發覺對方緊緊鎖著自己的手臂正微妙地顫抖著,『……他果然很寂寞吧?』夏目暗自在內心推測,放棄了逃離對方擁抱的想法。
  
  「……我說,可以暫時這樣讓我抱著你嗎?」
  
  成年男子的低沉嗓音傳入夏目的耳畔,夏目沒有答腔,只能乖乖地依偎在他的胸前點頭允諾。似乎是接收到對方的許可,名取再次收緊了擁著夏目的雙臂,就怕懷中人突然改變心意逃之夭夭。
  
  ──無法在你的生日當天獨占你,讓我覺得有點寂寞!
  
  開玩笑般的話語,其實是自己的肺腑之言,所以至少讓我在此時能夠完全地獨占你,或許你只是為了同情我……。
  
  良久,少年依然默默無語地靠在自己的胸前,始終不發一語,名取於是問了懷中人:
  
  「話說回來,你願意讓我這樣抱著你,是不是代表你已經答應成為我的戀人了呢?」語帶戲謔壞笑著。
  
  名取感受到少年的身體微僵了下,「……」似乎不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擁抱而失去思考能力,既然對方意識清楚,不如再來個打破沙鍋問到底:
  
  「答應或拒絕都好,至少給我一點回應嘛!」滿是撒嬌的口吻,可以的話名取希望答案是前者。
  
  靜默了數秒鐘,「……這個只是為了安慰你而已。」少年悶悶的聲音傳進耳裡。
  
  「這樣啊?看來我的魅力還不夠啊~」
  
  答案並非肯定,遺憾的名取只好選擇自嘲,並且暗自決定下回要繼續努力攻陷少年的心,但此刻他卻感受到少年的手臂輕輕地搭上自己的背,瞬間以為是錯覺的名取卻在下一刻聽到一道細微到幾不可聞的低語:
  
  「…可是…我會認真考慮看看的……」
  
  語畢,少年為了掩飾自己的羞怯將臉深深地埋進自己的胸膛,面對他可愛的舉動,名取噗嗤一笑:
  
  「呵呵,你真是不坦率呢!夏目。」然後將懷中的少年攬得更加扎實。
  
  原來…並不是攻略失敗,而是好感度提昇嗎?!
  
  換句話說,離攻略成功的日子已經不遠囉…?!
  
  我說的沒錯吧?夏目。
  
  
  
  《下篇完》
  
  
  
  
  
# # #
  
  

  <後記>
  
  萬歲──!!夏目的生日文終於完稿了www(雖然已經過了7/1…orz)
  本來還在想這系列(?)的名夏篇字數會少於夏目中心篇…
  但合計一下名夏篇竟然有7000多字呢~(撒花)
  然後加上夏目中心篇,總字數約12000字!!
  這大概是我這輩子以來字數最長的短篇了~(笑)
  寫完有種非常滿足、感動的感覺,相較起完成報告…寫小說的成就感多了N倍(爆)
  
  坦白說下篇我有種愈寫愈走樣的感覺…
  怎麼說?問題大概在於夏目的性格拿捏OK與否吧?
  基本是這篇的設定裡,其實夏目是喜歡名取的(廢話),
  但他依然處在懵懂摸索的階段,所以夏目採取的某些舉動會很微妙…
  該對這個人坦率呢?該拒絕他呢?還是與他抬槓呢?
  總之就是很多奇妙的感情錯綜複雜導致夏目的反應也有多種面貌XDDDDD
  (↑都是藉口吧?!)
  
  倒是名取很容易詮釋,總之只要記得有三八的一面與溫柔的一面就OK了XD(喂喂)
  也有一個可能性就是,
  前些陣子剛寫完名取中心的『所謂堅強』,感覺還沒跑掉吧…?
  更單純的理由則是,因為最喜歡他所以最好拿捏?!(謎)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喜歡欺負喜歡的角色!寫著寫著又莫名其妙地虐起名取了…(噗)
  這種外表看似堅強(懂得各種處世之道)實則脆弱的人真的很有魅力啊~
  會讓我想到tactics的小勘>////////<(當然是指性格部份類似)
  
  另外,雖然是自己寫的,
  但我個人好愛名取用『攻略』這詞彙來形容如何攻陷夏目啊~~www
  這篇到最後其實還是沒有真的攻略成功,但好感度確實有提昇XD
  只是這番OS萬一要是被夏目聽到,好感度可能又會暫時下降也說不定?XDDD
  至於怎樣算是攻略成功啊…以我的腦內設定而言,
  基本上就是當夏目表達出「我喜歡你」或者是「我願意與你交往」的時候吧~?XD
  
  然後這篇其實還有一小段我不知道要加在哪裡,所以放在下面當作附錄吧XD
  最後謝謝把這毫無文筆的文章看完的各位~>///////<
  
                                09/07/04  
  
  
  
  
  〔附錄〕
  
  夏目:「話說回來,我還以為名取先生會帶著大把鮮花或是什麼豪華的禮物來呢!」
  名取:「你希望我那麼做的話我可以立刻打電話請人送沒關係喔?」
  夏目:「我不需要!」
  名取:「真是不可愛呢~不過呢,我就是認為你不喜歡太華麗的禮物所以選擇這種看似廉價其實相當浪漫的方式啊。」
  夏目:「……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歡廉價。而且重點在於誠意…」
  名取:「呵呵,意思是說你已經確實收到我對你的那份愛囉?(燦爛笑)」
  夏目:「……隨你高興怎麼解讀吧。(臉紅)」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noizumi.blog77.fc2.com/tb.php/384-4e1ca68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