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夏目友人帳/tactics】梅雨

ここでは、【夏目友人帳/tactics】梅雨 に関する情報を紹介しています。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此為「夏目友人帳」與「tactics」兩作品的角色共同出現的二次創作衍生文
※ 夏目+春華
※ 春華X勘太郎、虐春華要素有
※ 夏目+貓咪老師、名取X夏目
# # #



【夏目友人帳/tactics】梅雨


  
  ……有沒有搞錯,竟然下起雨來了,所幸出門前有記得帶傘,不然淋成落湯雞的話,可不是打幾個噴嚏就能夠了事的吧?呃,不過還好沒打雷……。
  
  話說回來,那隻肥貓到底跑到哪兒去玩了啊!!!說什麼還沒到大餐的時間,要到外面去溜噠溜噠,是給我溜噠到什麼鬼地方去了?!
  
  搞成這樣,難得有空出遊本來想要好好在溫泉旅館休息的,現在也不得不拜託似乎相當心不甘情不願的名取先生,兩人合力分頭來尋找走失的家貓……可惡,待會找到那隻肥貓我一定要讓他吃幾記鐵拳才甘心!!!
  
  嗯?有鳥居,是神社嗎…?
  
  貓咪老師應該不會來這種地方吧……聽說妖怪不都不太敢靠近神社呢!
  
  祠堂…?那塊坐落在祠堂旁,從中分裂開來的大石頭是什麼?旁邊還散落了似乎是封印繩的東西…
  
  呃!?封印……?!不會吧?如果又遇上什麼奇怪的妖怪,可不是鬧著玩的,反正老師也不會在這裡,還是去別的地方找吧!
  
  「是誰?」
  
  轉身打算離開的夏目,正要踏出腳步之際,後方瞬間襲來一陣風後,便是一道低沉的男聲傳至耳邊。
  
  「呃?」
  
  欲跨步離開的夏目不由自主的僵硬了下,是誰…不會真的被莫名其妙的妖怪給逮個正著了吧……?想到這邊,他似乎感受到一股寒氣由腳底竄至全身,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
  
  「…銀髮嗎……」
  
  雖然低沉嗓音是伴隨著雨聲自三公尺的身後傳來的,但少年確實接收到那道聲波,對方那雲淡風輕卻又帶著幾絲寂寥落寞的口吻,彷彿是回憶起什麼似的自言自語。
  
  「咦?」
  
  他不經意地驚呼了下,所謂的銀髮,應該不是指自己,但夏目依然下意識地對『銀髮』這詞彙產生了反應。
  
  轉身,將傘微微揚起,抬頭一望,此時才發現到聲音的主人是一位擁有漆的髮絲,深不見底、恍若曜石般的瞳,那張臉則是能夠成為女性注目焦點的俊逸美型,身高約180公分以上多一些的他由於身著一襲色西裝,在服裝的襯托下身材更是顯得高挑。
  
  夏目上下打量著對方,『以他的外表來推測的話,年紀似乎與名取先生差不多吧…?』然而他與平時總是散發著閃耀光芒的名取截然不同的是,這名青年的眼眸裡似乎蘊藏著某種濃厚的寂寞,一如他剛剛的話語所散發出的情感。
  
  正當夏目陷入思考時,「你在這裡做什麼?」對方的問話將他拉回了現實。
  
  猶豫了下,夏目找了個理由塘塞:「唔嗯…我正在找走失的寵物貓……」
  
  雖然貓咪老師的真實身份並不是家貓,而是一隻妖怪,然而,膽怯的自己曾經因為毫無顧忌地訴說著唯有自己看得見卻無法映照於他人眼裡的事物,因而遭受到無數次的傷害。自此之後,他為了保護自己逐漸學會不將所見的事物掛在嘴邊,即使是無微不至地照顧自己的塔子阿姨,他依然無法向她坦言一切,更何況對象是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呢?
  
  「…是嗎?」髮青年淡淡地說道,顯得不以為然,但從方才起就端詳著夏目的他,卻在下一秒丟擲出令夏目意外的炸彈發言:
  
  「你身上的妖力很強。」
  
  面對對方那平淡毫無起伏但又肯定的語句,夏目不禁瞠目,「你怎麼…?!」未竟的言語意味著他的驚訝,但夏目的腦袋繼續運轉著,既然對方會感受到自己的妖力,那不正代表眼前這個人具有與自己同樣的特殊能力嗎?
  
  頃刻間,但見對方俯首,前額的髮遮掩住他的表情,「我認識的那個人也是如此…」吐露出的話語充斥著滿滿的寂寞。
  
  或許是對方與自己是擁有同樣能力的人,抑或是過去嘗盡寂寞的感同身受,夏目不自覺地對眼前的人卸下防衛心,跨開步伐,走到離對方約一公尺的地方止步,將握在手中的傘揚起稍微為對方的遮蓋起部份的雨水,仰首笑道:
  
  「那個,…你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一起撐傘?」
  
  雨依然下著,除了雨聲聽不見半點鳥鳴,由於先前無情地打在他身上的水滴,髮早已溼透並密合地貼著他的臉頰,雨水自髮絲滑落至臉頰,並且從下巴滴至地面,有如落淚一般,而這場雨彷彿就是在為他而哭泣。
  
  青年撥開夏目好意為自己擋下雨水的傘,冷淡地答腔:「不用了,反正我也不會感冒。」對於夏目的體貼完全不打算接受的他,轉身將那鬱鬱寡歡的目光落至那顆碎裂為兩半的大石,若有所思。
  
  聽說不會感冒的人是笨蛋?難不成是這樣…啊!我真是失禮啊…
  
  夏目一邊暗自吐槽著自己,但面對他人有難總是無法視若無睹的他,於是踱步至對方身旁兀自地將傘撐起,那深邃無法見底的瞳於是藐了自己一眼,不屑地拋下一句:
  
  「你真是個愛管事的人。」
  
  「我常常被這麼說。」
  
  夏目苦笑著,想起貓咪老師數度苦口婆心地告誡著自己不要輕易惹事生非,但自己卻仍舊無視那些警告數次將自己捲入麻煩裡,鬧到後來總是要借助貓咪老師、名取先生、多軌、丙等人的協助,困難才得以迎刃而解。
  
  「哼!」悶哼一聲,漠視夏目善意的青年再度揚手輕拍開傘柄,索性跨步走至大石旁的其中一棵大樹之下,倚靠著樹幹:「這樣總可以了吧?淋不到雨了。」
  
  目睹著青年這番舉動的夏目不禁隻手掩唇噗哧一笑:「呵呵。」
  
  這個人…跟貓咪老師的性格好像!
  
  面對少年莫名其妙噗笑出口的神貌,髮青年無神的眸子盯著夏目,「你笑什麼?」平淡毫無起伏的聲調透露出些許的不解。
  
  「沒事,只是覺得你這種嘴硬心軟的個性跟我認識的某個人很像。」
  
  夏目心想,貓咪老師雖然口口聲聲說著只是為了在自己死後獲得友人帳才願意待在自己身邊當保鑣,但實際上,一旦自己真的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貓咪老師卻總是義不容辭地前來拯救自己、助自己一臂之力。倘若他真的單純是想要獲得友人帳,他不如坐視不管遭遇危機的自己,反而能夠輕而易舉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換句話說,貓咪老師也只不過是嘴硬心軟的人…呃,不,是妖怪罷了。
  
  夏目細思,這位青年也是如此吧?由於理解自己無法對任憑雨淋的他視若無睹,但卻又不肯坦率地接受自己的好心,於是寧可選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間接地表達他已經接受自己的那份善意。
  
  被夏目評斷為嘴硬心軟的那名挺拔高大的青年默不作聲,「………」深鎖著眉頭,陷入沉思。
  
  ──呵呵…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
  
  身著狩衣,擁有銀髮以及如同彈珠般閃爍的紅眸少年氣喘吁吁地紅著臉,搔頭苦笑著對自己搭話,彷彿早已預知自己的來臨。
  
  ──你為什麼那麼相信我?
  
  倘若自己沒有即時前去,少年或許就會因此受傷也說不定。
  
  ──……因為你這不是來救我了嗎?
  
  沉默了數秒,少年以自己現在採取的行動驗證了他對自己的信。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一如以往的燦爛笑靨帶著些許的苦笑,少年誠懇地向自己闡述他的感謝之情。
  
  ──笨蛋!這…並不代表我已經百分之百信任你喔…
  
  或許當時的自己真的不是完全信任那名被眾人評論為腹的少年,但自己卻依然向他坦言了自己的過去。
  
  ──春華真是嘴硬心軟的乖孩子呢~
  
  記憶中的少年甜甜地喊著自己,那是他在與自己相遇前,早已為自己所取好的名字,少年那恍若浮雲般的調侃話語清楚地浮現於腦海裡。
  
  憶及銀髮紅眸少年的話語以及與他的點點滴滴,自覺矛盾的青年暗自承認自己對於那名記憶中的少年,確實有時無法完全信那個令人無法摸清其心思的他,但一旦對方面臨危機時,自己卻仍舊會為了保護他的安危奮不顧身地搶在他的身前擋下敵人的攻擊,不是因為契約的束縛,而是出於自己的意願。
  
  或許是因為眼前這名少年與記憶中的那人擁有相似的銀髮與特殊能力,青年因此倍感親切,使得不善於對他人表達自己心思的他,也不禁斂起眼眸,難得地吶吶陳述起對記憶中少年的思念之情:
  
  「他是…對我很重要的人,雖然他已經離開很久很久了……」
  
  口吻中滿是懷念以及寂寞的青年,腦海裡的跑馬燈所映照出的是胸口鮮血淋漓的銀髮紅眸少年無力癱軟於自己懷中的畫面。
  
  記憶中的自己抿唇忍著淚水,少年努力揚起那孱弱的白皙手臂,輕輕地拭去眼眶裡的液體後,將掌心貼於自己的臉頰上,但由於大量出血所導致的的脫力卻使那逐漸失溫的纖細小手自頰上滑落,焦急的自己立刻伸手握住對方的手背,將之貼回自己那較少年高溫許多的臉頰,但見少年正色,喃喃地唸了不知名的語言,隨之綻放出如同以往的燦爛笑容,微啟唇瓣輕聲細語,待自己點頭允諾之後,便斂起那耀眼的紅瞳,隕落。
  
  夏目驚覺自己似乎無意牽起青年的傷痛往事,「離開……抱歉,讓你想起傷心的回憶……」忍不住慌亂地欠身道歉,即使對方斂著雙眸看不見自己的動作。
  
  「我一直在等他…」青年幽幽地說道。
  
  「……等他?」片刻的沉默後,夏目隨之重複著對方的話語。
  
  窸窣的雨聲漸緩,但見雨絲漸細,密佈的烏雲亦逐漸褪去的同時,青年緩緩地睜起瞳,視線所及的是碎裂為半的大石,他邁開步伐望那方向走去,一邊續道:
  
  「當年…我們在這裡相遇,之後,我和他約定要一起走下去。」駐足於大石旁,略濕的髮絲遮掩著他的側顏。
  
  青年懷念般地撫著破碎的大石,一抹苦澀悄然爬上他的唇畔,「最後他還跟我約定,自己一定會回到我身邊……」然而約定之人如同毀約一般,遲遲未現身於自己眼前。
  
  夏目施力緊握起傘柄,鎖眉淡道:「…等待的心情,很寂寞吧……」
  
  從前的自己雖然沒有實際的『家』,但自己待在諾大的房屋裡仍舊是會下意識地期待著誰的歸來,但即使等到『家人』踏進玄關,自己卻始終屢遭無視,盼不到等待的人,無數次的撲空皆是虛幻一場,因此夏目總是為稱之為『寂寞』的情緒給掩埋,如同缺氧般無法呼吸。或許自己與青年的境遇並不相同,但是所謂的『寂寞』,他卻感同身受。
  
  「我在遇到他之前,根本不懂得重要的人不在身邊是什麼感受……」
  
  青年自嘲著,等到失去的那一刻更是刻骨銘心地體會到銀髮紅眸少年在自己的內心早已是無可取代的地位,後悔自己沒有更早坦率地對他訴說出自己對他的感情,後悔與他編織的回憶不足以慰藉自己。
  
  「不過,至少……你擁有了與他相處的回憶。」
  
  夏目不自覺地將手探向收藏著外婆.夏目鈴子的遺物『友人帳』的包包,確認了它的存在。撇開單純為了決勝負、或是打敗心懷惡意的妖怪不談,數次歸還名字給予妖怪們時,流進夏目腦海裡那些有如電影般的畫面裡,不乏那些關心著孤單的鈴子,可以稱之為『友人』的和善妖怪,看似毫無價值的陳舊冊子,象徵著鈴子與妖怪之間那無可抹滅、無以取代的牽絆與回憶。
  
  「呵,回憶嗎…?但是我更希望他本人在我身邊……」
  
  凝視著大石的青年,感嘆般的語氣透露出他的無力感。自然界的生物終究會邁向終結,花草樹木有枯萎乾竭的一天,身為動物的人類也會面臨生老病死或是意外因而成為消逝於天邊的流星。逝去的一方不會帶走任何身外之物,卻會為被留下的一方留下彼此的回憶,但回憶往往比不上真實的存在,或許這就是這名枯等著思念之人的青年所懊惱的理由吧?
  
  輾轉流離於家族之間的夏目總是離去的那一方,目送對方離開的機會屈指可數,但找到能夠讓他等待的珍貴家人以及朋友的現在,夏目似乎可朦朧體會這種期望伴隨在彼此身邊的想法。
  
  見雨勢早已停歇,夏目收起雨傘,抬頭仰望那烏雲褪去後取而代之的湛藍天空,周遭的樹林洗上一片碧,林間響起的是婉轉的鳥鳴,雨後新生的景象試圖將方才那沉悶的氣氛一掃而去。
  
  「夏目──!!你在哪裡──!?」
  
  自鳥居下的石階傳來的是兩道熟悉的聲音,夏目不禁轉身回首望向聲音的來源:
  
  「……啊,是老師和名取先生的聲音。」
  
  正當夏目將目光放在鳥居的方向時,青年那依然毫無起伏的聲調落下一句:
  
  「看來我該走了,再見了。」
  
  來不及轉身、依然背對著他的夏目聽不見對方那穩健的步伐聲,反倒是一道『啪唦』鳥獸展翅飛翔離去的聲響傳至耳畔,接著是數枚色的羽翼飄舞於半空中,其中一枚正好落在夏目的肩上,「咦?」他好奇地執起羽,接著回首環視了大石的周遭,但卻毫無青年的蹤影:
  
  「人呢?這是羽毛……?」
  
  瞬間就消失無蹤,那個人是會『瞬間移動』嗎?
  
  正當夏目內心納悶的同時,總是散發著耀眼藝人光芒的名取,看見自己的身影就立刻迫不及待奔至自己身邊,光鮮亮麗的俊逸臉龐露出難得一見的急躁神態,並且半訓話地擔心問道:
  
  「夏目,你怎麼找小貓找到自己走失了啊?」
  
  夏目稍微打量了一下名取,發覺他的髮絲有淋過雨的跡象,身著的米色襯衫濕貼在身上,手上那把傘似乎沒有使用過的痕跡,這個人…剛剛是直接隻身飛奔在雨中尋找自己嗎…?
  
  當夏目依然在思索之際,接著是一顆濕漉漉的饅頭…,呃,是貓咪老師不落名取之後,以那看似肥胖卻頗為矯健的身手,輕鬆一躍撲進夏目的懷中,「都是你走失,害我得跟這個臭小子合力來找你。」伸出貓爪表示不滿地怒道,順便瞪了名取一眼。
  
  本來就與貓咪老師合不來的名取神情頓時一,回睨了貓咪老師,「小貓你真是太沒禮貌了。」孩子氣地與貓咪老師抬槓。
  
  看著眼前這一人一妖的互動,殊不知這兩位交惡的緣由出之在己的夏目唇角不自覺地上揚起來:『其實他們倆感情很好嘛~』內心暗想著,並且對於他們如此擔心自己的安危,願意穿梭在雨中尋找自己,湧起一股感動。
  
  之後,與貓咪老師進行著口頭之爭的名取注意到夏目環抱著貓咪老師的其中一手持著一枚色片狀物體,疑問瞬時佔據他的腦袋,於是丟下與貓咪老師那番小學生般的吵架,開口問道:「對了!夏目,你拿的那是什麼?」
  
  「嗯?羽毛吧…?」夏目思索了下如此回答,畢竟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是一枚羽毛沒錯。
  
  貓咪老師凝視著那枚色的羽毛後,下一秒頓時閃過一絲伶俐的目光,直直地盯著夏目,被他死盯著的夏目額角不自覺地淌下冷汗,等待著他的判刑(?)。
  
  貓咪老師瞇起眼正色說道:「你…剛剛遇到妖怪了吧?而且還是天狗呢!」夏目吞了口水,咀嚼著他的答案。
  
  名取冷靜下來後,感受到某種異樣的氣息,蹙起眉頭嚴肅地開口:「這麼一說,確實有一股很強的妖氣…」
  
  總是無法正確辨識妖怪與人類差異的夏目聽到兩位專家的發言,這才恍然大悟,瞪大淺眸:「咦?那是天狗?」除此之外,神情充滿著無法置信的他內心還忍不住發出了另一番感嘆。
  
  原來天狗可以長得那麼帥氣嗎……?
  
  名取隻手扶額,霎時感到一陣頭痛襲來,拿毫無警覺性的夏目沒輒的他嘆道:「你這孩子真是…萬一對方心存惡念的話……」
  
  但思及夏目依然安然無恙,名取心中的一顆大石總算是可以完全卸下,「不過還好你沒事…」伸手揉起他柔軟的髮絲,表情裡摻雜的無奈的苦笑以及滿滿的寵膩。
  
  享受著對方的寵膩,夏目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嗯!謝謝名取先生的關心,那個人…其實很善良的…」
  
  夏目回想起髮青年為了已逝的故人而露出的寂寞眼神、沁著苦澀的笑容、涵蓋著無奈與不捨的話語,以及那嘴硬心軟、不著痕跡的溫柔。

  「因為他會為了重要的人…而等待多年直到現在呀。」誠摯地道出自己的感言。
  
  這番話語入耳,名取無奈的苦笑更添數分,而貓咪老師則是嘆了口氣:
  
  「唉…真受不了你這種爛好人的性格。」

  
  
  
  《完》
  
  
  
# # #
  
  
  
  <後記>
  
  「某人在某處巧遇正在緬懷某人的某人」的文終於生出來了XDDD
  正確答案是:「夏目在食鬼天狗封印石巧遇正在緬懷勘太郎的春華」(笑)
  會寫這篇的動機是… 首先是兩部都是我很欣賞的作品www
  同樣是以人類與妖怪之間的互動為主的故事
  因此 若是讓兩部作品的要角出現在同個時空與地點 應該會很有趣吧~?
  於是乎就著手寫了這篇wwwww
  
  主要角色選擇了「夏目友人帳」的夏目與「tactics」的春華
  選擇夏目沒有什麼特殊理由 或許就是想以川老師原作的描述方式
  透過夏目的視點來看人與妖之間的溫馨故事www
  而選擇春華的主要理由則是因為… 他是長壽的妖怪啊~~XDDD
  總不可能讓一位活在明治後期的民俗學者兼除妖師出現在2009年的現代吧!?(笑)
  
  一旦如此設定
  故事絕對會出現生死所帶來的遺憾 但這正是我的本意啦!
  可能是前些陣子的類似經驗讓我對短暫的人生產生一些不同的看法吧…(嘆)
  然後……小勘的Game Over方式是我的理想XDDD(被巴)
  而且即使他與春華做了約定 也是回不到春華身邊的……(遠目)
  
  另外 貓咪老師與名取先生微妙地成了這篇的GUEST了~(笑)
  很喜歡他們倆的互動 父親與女婿(爆)果然是互看對方不順眼的XDDD
  其實還想偷渡更多的名夏要素 不過這篇的訴求不在於此
  所以大概就這樣點到為止了~(笑)
  倒是貓咪老師在這篇出現的頻率還要較名取多呢…
  應該是因為貓咪老師與春華都是傲嬌吧!?所以可以拿來比較XDDD
  
  最後的結尾 問過幾位朋友
  一半認為這樣就OK 另一半認為缺少了某些東西… 真是微妙~(笑)
  不過想不到更好的結束方式 也懶得繼續修飾(被巴)
  所以就以此作結吧!如果還有什麼意見請不客氣的提出來~謝謝www
  
                                 泉 2009/7/21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noizumi.blog77.fc2.com/tb.php/390-32e845e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